您好,欢迎来到珠海市国际商务培训学校!

咨询热线:0756-3612377

免费热线:4008-376-377

  1. 首页
  2. 学员故事
  3. 学员心声
  4. 我的室友(日语31班张道忠)

我的室友(日语31班张道忠)

2011/11/21 2813 ibs
; ;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没有别的话可说,就轻轻地问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 ;这是在张爱玲的《爱》里面,我觉得最有味道的一句话.笔墨如风,不带华丽的修饰,也没有曲折的情节.轻轻的一句:"噢,你也在这里?".却清晰地画出了.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没有别的话可说,就轻轻地问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

 这是在张爱玲的《爱》里面,我觉得最有味道的一句话。笔墨如风,不带华丽的修饰,也没有曲折的情节。轻轻的一句:“噢,你也在这里?”。却清晰地画出了那飘忽的开始,还有那无法预知的结局……

 只是,她说的是爱情。那么,仅此于爱情吗?友情呢?

 

 

  2011年的9月份,我独自一人从深圳来到珠海这个陌生的城市,即将在IBS国际语言学校进修日语。对我来说,幸运的是在这个城市刚巧有个朋友在学校旁边的一个村子里租了间房子,而且他也刚好因为工作的原因要飞往另一个城市。于是很自然而然地我把他的房子“继承”了下来。

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寝室,一房一厅,房间和大厅都各自有一张“上下式”的木床;雪白的墙,还有几张不新不旧的桌椅。一切显得简单而干净。

 

刚搬进宿舍,无名的喜悦马上从心里情不自禁地涌现而出——这样的宿舍,一个人住的话, 可以说已经够舒畅了。突然,愉快的心情被一首很不和谐的电话铃声打断了。

 

“喂,小窗吗?搬进宿舍了吗?”刚按下接听键,电话马上传出比刚才的铃声更不和谐的声音。

 

“恩,刚搬进来,有什么事呢?”我边答道。心里边想:难道这个“葱头”想反悔不成,要向我收租?

 

“怎样,对环境还满意吧?”朋友“葱头”不紧不慢地继续问道。

 

“那个,还可以吧,不过没我想象的好。”我假装很淡定地答道。虽然说实际上我很喜欢这间寝室,但是直觉告诉我,绝不能流露出半点喜欢的意思…...绝对不能。

 

“将就一下吧,你的室友很快就到了,到时记得在门口迎接下。”突然,在电话的另一头,“葱头”说出了一句比说要向我收租更让人吐血的话。

 

“什么?什么室友?”我的心情显得焦虑无比。

 

“就是这样了,我要去忙了,下次聊,拜拜。”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匆匆忙地挂掉了电话。

额,以我对这“葱头”的了解,他绝对是故意不说的,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现在的我显得纳闷无比,没想去追问那么多了。

从小到大,更确切地说是打记事起,我还没跟任何一个男女老少“同居过”。这个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室友,绝对不可能跟贾宝玉那个从天上掉下来的林妹妹那样让人充满遐想的。我必须做好心理准备,也许他是一个长得满脸胡须渣子,粗暴无比的猛汉;又或许是一个长得贼眉鼠脸,瘦如排骨的“竹竿”……

 

 

   在漫长的三十分钟的等待中,我终于迎来了有史以来我最不愿意听的敲门声。怀着紧张的心情,我极不情愿地打开了寝室的门。

   “噢,你就是小窗?”

门刚打开,就传来一阵富有磁性的声音。我没有马上应答,只是两眼开始迫不及待地打量眼前的这个人——大约一米七的个子,没有我想象的高大威猛,也没有那“性感”的胡须渣子;更不是贼眉鼠脸,而是剑目眉心;脸色显得有些苍白;身着一套简单的休闲装,整个人谈不上英俊,但可以说是秀气。

“是的,你是我的未来室友?”我在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淡淡地问道。

“哈哈,是的,我叫曾晓楼,看来‘葱头’已经跟你打过招呼了。”这位名叫曾晓楼的人说道。

“呵呵,请进吧。那个,行李就这么多吗?要帮忙吗?”我陪笑地说道。

 “不用了,就这么点东西,我自己来就行了。”曾晓楼边说边直径走进了房间。

正当我心里还在纳闷他怎么不选厅里的那张木床的时候,房里便传来他那响亮的声音:“小窗,我可以睡你的上床吗?我晚上怕黑。”

听完这句话,我心里那个抓狂啊,你话都说成这样了,我能说不吗。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嘴里却赶紧笑着说道:“没问题是没问题,只是这床是木的,你说睡上床的话,我就怕它会不安全。”

“没事,这木头结实着呢。”

     接下来的这句话,着实让我呛了下。

     然后,没过多久他就用“深圳速度”很快地完成了从清洁到铺被子的一系列复杂的“高难度”动作。

     我的这位室友,给我第一印象是一个很独立的人。

     在后来的谈话中,我了解到,他跟我是同一个学校的,不过我们并不同专业。我是学日语的,而他却是学英语的。然后他还说了他是从惠州来的。除此之外,我再没有了解到他的其他信息。

    

 

学习的日子总是显得很充实的,我几乎是每天只跟曾晓楼照面两次,早上一次,晚上一次,我中午不回寝室,我还没适应有室友的日子。

     过了没多久,我从每天跟他照面两次的日子,变成了每天只照面一次。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每天起得很早。具体是早上多少点我不清楚,只知道每次我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是不见踪影了。我没有主动去问他早起去干什么了,这时候的我对他并不感兴趣。

    

日复一日,一个星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而他却每天坚持着他的早出晚归。这让我不禁心感佩服,哟!这汉子的毅力行啊!

      只是过了没多久,我对他的佩服就破碎了。突然的某一天开始,他的起床动作变得“奇响无比”,我是一个很浅睡的人,一点小小的声音就可以把我吵醒。于是,他的起床声成了我的恶梦。第一次的时候,我忍住了。第二次的时候我也忍住了。第三次的时候我还是忍住了…….第四次、第五次……终于,在第六次的早晨,“火山”爆发了。也许是因为不满积累了太久,我毫不客气地冲他吼了句:“麻烦你自重点!每天5点半起床,你不要睡,我还要睡!”

     

也许是因为我的语气太重。当他听完我的话,那原本就略显苍白的脸显得更加苍白了,愣了许久,才匆匆忙地向我说了:“对不起。”然后小心翼翼地出了门。

       刚发完脾气,我就开始显得有些自责了,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但是我实在忍不下去了。“你没有做错,你又不是‘忍者神龟’干嘛要一味忍下去?!”我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

     

当天晚上,我回到寝室的时候,看见他早早地坐在那里。一见我回来,马上笑着递来一瓶“红牛”,满脸歉意地说道:“这几天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轻轻地瞟了他一眼,轻声地说道:“没事。”并没有接住他的好意,而是直径地躺在床上。

     “那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似乎显得很委屈。

      我深深地看了看他,终于是忍不住说了句:“我没有生气。”

      “真的?”

      “真的。”

      “那你把这红牛喝了。”

      ……

   接下来的日子,曾晓楼依然每天继续着他的早起,但是那起床的响声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没出现过。而那“红牛”却不曾消失。

   终于到了第三天晚上,我特意早早地从学校回来。一如既往的,他手里又带了瓶‘红

 牛’回来。他刚要把‘红牛’递向我,我便主动拒绝道:“不要再买‘红牛’给我了。”

    他的表情愣了下,马上问道:“你还在生气吗?”

“没有,你是我的室友。没必要如此。”我轻声说道。

“啊?谢谢你!”他似乎对我的回答显得有些意外。

“恩!”

“哈哈,谢谢你!”他激动地抱住了我。

   “啊,别,两个大男人的。”我笑着推开了他。

   “哈哈,这‘红牛’你还是喝了吧!他显得异常开心。

“你喝吧!”我笑着道。

“你喝!”他一脸“如果你不喝,老子就让你好看”的表情。

……

我突然发现原来他也有可爱的一面。

……

 

 

 

学习语言是一件枯燥无比,并且十分艰辛的事情。渐渐地我开始显得吃力无比了。特别是在朗读方面,我开始每天提早回寝室,因为在吵闹的教室里我没法安静下来学习。显然我“早归”似乎给我的室友带来了困扰——以往都是他早早回来朗读,现在却是我侵占了他的“根据地”。对于我早归,他似乎显得很是意外,但并没有作出过多的表情。

    在同一个寝室里同时出现两种不同语种的语言是无法想象的。于是在朗读的时候,我对他的英语“恨之入骨”,他对我日语“咬牙切齿”。这就像两个国家的战争——英国和日本。

   想要“长治久安”,那就要建设一个“和谐”的寝室,要么我“和谐”掉他,要么他“和谐”掉我。但是,诸位都很清楚,革命的道路从来都是艰辛无比的……

   还在我为“伟大的和谐社会”绞尽脑汁的时候,突然有一天他用一副很散漫的表情对我说道:“以后晚上你就在寝室自习吧。”

    我很狐疑的望着他:“你不用晚自习?”

    他马上用换上一副很欠揍的表情,同时摆上了一个很“奥特曼”的动作,豪迈地说道:“哈哈,哥的英语已经到达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了,这不,大热天的都感觉特别冷!咦!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高处不胜寒’!?”

    说完,做了个发抖的动作,一溜烟地走了。雷得我满脸冷汗。

    接下来的日子,正如他说的那样,寝室变成了我的个人自习室,而他从以往的晚上七点钟回寝室,变成晚上十一点回寝室。

     慢慢地,我终于因为良好的学习环境,一步一步跟上了同学们的学习步伐。正当我满怀高兴的时候,却无意中从邻居的女孩嘴里听说:每天晚上总有个男孩在路灯下读英语的消息。我显得惊讶无比,于是当天晚上,我偷偷地跑下了楼下。远远就看到那个站在路灯下的身影——不是曾晓楼是谁?!

    当时的我感到一丝丝的感动,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原来这就是我的室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寝室里无缘无故地多了一股香烟味。我没有吸烟的习惯,曾晓楼似乎也没有。至少我不曾见过。正当我越来越狐疑的时候,终于在某一天,看见了手里夹着点燃了的香烟的曾晓楼。

    “你?…..

    “其实我不吸烟的。”没等我说完,他就打断了我的话。并且在说完之后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显然他的言行并不一致。至少在我看来是极其矛盾的。

     “你相信爱情吗?”他紧接着的这句话,让我目瞪口呆。

      这是唱的哪一出戏?九不搭八的,完全已经脱离了正常人的思考范畴了。

“我,我……”我想说些什么,但硬是卡住了。

     “那个,你的日语学得怎样?听说学你们这门科目,要弄个什么电子词典的,好几千块钱啊。”

........”我的脑袋完全进入了“短路”状态,如果说这世界上有最莫名其妙的话,我觉得就是这几句话!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最扯谈的人,那么就是我眼前的这个人!

“改天我送你一部,我有部旧的,你用不着自己掏钱买。”他吐出了一口烟,同时又吐出了这句话。

   “这些日子谢谢你,我的室友。”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不知道痛苦的滋味是什么,但是此刻的我快要崩溃了!同时我的脑海里涌现出,当年“葱头”对我说的一件事——那时他出差去北京,在一间快餐店里点了两个菜,吃第一个的时候,他震惊了!这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难吃的菜吗?!吃第二个的时候,他哭了!还真有啊!

   此刻的我,终于深深地体会到当时他那崩溃的心情!

   不等我从震惊里回过神来,曾晓楼已经离开了寝室。走得很快,连我这个平时对声音很敏感的人也没听到一点动静。

   当天晚上,曾晓楼没有回寝室。

   第二天晚上亦是如此。

   第三天还是没有回来。

   我开始为我的这个室友感到不安。

   第四天一大早,我匆匆忙忙地跑去了他的教室,可是得到的回复却是:曾晓楼已经退学了!我焦急地拨打他的同学给我的电话号码,可是却一直提示关机。

  曾晓楼——似乎就像一阵风那样,消失得没有痕迹。可不知为何我突然感觉心里有些熟悉的东西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也许在漫长的人生当中,总是会遇见一些让人习以为常的交集,可是我是一个很感性的人。

   我开始一遍遍地拨打“葱头”的电话,我想知道点什么。

  “小窗,你疯了?!开个会议出来,你就给我电话弄了三十七个未接提示!”显然“葱头”显得很惊讶。

  “‘葱头’你告诉我,曾晓楼哪里去了?”我没有理会他的责怪,迫切地问。

   “曾晓楼?哪位?哦?!你那个室友啊?我怎么知道。”‘葱头’说道。

   “开什么玩笑?他不是你叫过来的朋友吗?!你怎么不知道?!”我有点生气。

   “你误会了,不是我朋友,是我一个朋友的远房亲戚。”‘葱头’的话就像一盆冷水泼在我身上。

    ……

   接下来的几天,我还是没有找到有关曾晓楼的消息。

   终于,在某一天,我收到了一个从美国寄来的快递。包裹很轻,但是却包得结结实实的。好不容易打开了,发现里面有一部电子词典,是日文的;还有一封信。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信件:

   噢,小窗

   很抱歉,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许我还健在美国,又或者我已经客死他乡。关于我的点点滴滴,我从不跟你说起。其实我是一个身患绝症的人,所以我的脸色总是显得病态的发白。跟你相识的日子虽然不长,但是在跟你相处的日子里我觉得很开心。原本我已经放弃了生命的,当她说分手的时候。然后跟别人去了美国。

可是,我不服,我想亲自站在她面前问她为什么。我选择了学英语。我想以后跟她生活在那个国度。可是我是病人,我的记忆力每天都在衰退。我每天都在担惊受怕,所以我每天早起去跑步,去锻炼身体。我听说运动可以战胜病魔。可是,我错了,原来有些病是无法战胜的。

以前一直在心里埋怨上苍的不公,遇到你之后,我突然有些欣慰,感谢上苍在我最后的人生中遇到你这个朋友。茫茫人海中,能遇见真的是莫大的幸运。

你相信爱情吗?我很想知道你的答案,但是,我知道我当时其实是在问自己。而我却不知道自己的答案。关于爱情,我无能为力了。

医生从来不让我跟香烟沾边,可是我真的想尝下它的味道。因为曾经有人说过烟的香味可以让人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为什么我的记忆一直在衰退,可是那些不开心的事却记得那么清晰?为什么?

我一直都很期待去美国的日子。可是终究没有想到,自己会以治疗的方式给送到美国的。医生说我活过来的几率有三层,其实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也许我再也无法回去见你了。

    再见了,我的朋友。

    再一次谢谢你的接纳,你的宽容。

    谢谢你曾经的那句:你是我的室友。

                      

                                                                  曾晓楼

 

包裹里的电子词典并不像曾晓楼曾经说的那样是旧的,而是新的,而且是最新款的。

这是一封只有署名却没有写日期的信。我不知道当时曾晓楼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写的,他没有告诉我他的故事,也没有告诉我烟的味道是否可以帮他安抚伤痕,更没告诉我为什么不写上日期…….

可是他写的每一字却深深地刻进了我的心里,眼睛早已不听话地湿润了,而这一封信此刻拿在我手里却显得沉重无比!

我的脑海里不停地闪现我们相处的点点滴滴……….

现实的世界积累了太多的无奈,太多的感伤,有时候在那蔚蓝的天空下,总是没有缥缈的云彩,而让我们失去一些美丽的东西……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没有别的话可说,就轻轻地问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

只是这轻轻的一句不再是:“噢,你也在这里?”而是:“噢,你就是小窗?”

 

 

(写得有些长,感谢老师能花那么多时间把它看完)

珠海IBS国际语言学校日语31

   张道忠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

  • 日榜
  • 周榜
  • 01

    没有耕耘,哪来收获?(学习英语心得)

    在IBS全封闭英语教学的管理下,让我时刻浸泡在纯英语的环境中,接触到了很多语法知识,针对听,说,读…

  • 02

    参加全封闭英语教师集训营有感

    我们来自不同的区域,来自不同的学校。可是我都有着一个骄人的称谓--人民教师。在这次IBS全封闭英语…

  • 03

    学员心声-肖诗佩

    我的中文名叫肖诗佩,英文名是Snow,来自湖南。目前在珠海IBS英语培训学习英语,学习时限为一年,…

  • 04

    medey

    刚开始上班的时候,觉得这也不是太大的问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问题慢慢出现了。看着文件中时而夹杂的英…

  • 05

    英语44班Alexia:我已对英语痴迷

    三个月前的我,连音标是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我已对英语痴迷。我是英语44班的Alexia。

  • 06

    英语45班 Alisa:英语难学吗?

    英语难学吗?为何会难学?个人不努力?群体无氛围?方法不得当?英语45班Alisa的解答或许能给你一…

  • 07

    2016.4km无悔的“旅程”

    3.3号阳光正好,微风不噪,繁花还未开至荼蘼。原来这就是我的学校,如同“绿色生态园”一样,空气中弥…

  • 08

    一个使你月薪过万的快速方法

    燃了第25根生日蜡烛,跳动的烛光恍惚诉说着成长的古书,蓦然回首,离开iBS已经快一年了。从这里走出…

  • 09

    Chris:iBS全日制让我学英语形成习惯

    iBS全日制让我学英语形成习惯;Chris是为什么要学习英语?Chris最终为什么选择了全日制学习…

  • 10

    认真的学习者都在这里

    人生就是这样,试着做自己不敢做的事。战胜自己内心的敌人,就是战胜了对手。

最新问答 QUESTIONS